当前位置:公文文档网 > 自我鉴定 >

军训鉴定(军训生活)

公文文档网 发表于2021-09-18 14:53:39 归属于自我鉴定 本文已影响 关键词: 军训 鉴定 生活

昨天上学校参加了军事理论课的考试,至此,这次梦魇般的军训任务才算圆满的完成了。

8月10号(一个好日子)上午9点,我们全校去了“大兴高校学生军训基地”开始了为期13天的军旅生涯(怎么跟小学生的记叙文似的)。其实,这次我们的军训时间是非常特殊的。在往届,我们军训都是大二第一学期的十一假期之后,但由于奥运的影响,我们不得不在如此炎热的时间段去军训,或许军训本就应该和酷暑联系在一起。另外,由于我们7月25号才考的最后一门(真是不知学校怎么想的!19周一周就一节课,从20周开始隔一天考一门,拖拖拉拉,一直到21周周三!高中一个学期才四个半月,本以为到了大学能轻省点儿,没想到更累!),本来假期就不长了,中间再插个军训,前后不过20多天,这暑假基本就算没了!我们这儿贵州的根本就没回去,想想他们天天在闷热的宿舍里呆着,吃饭要跑大老远上七食,真是……唉。

军训的地方并不远,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而且一条铁路就在门口,要想跑的话还可以扒火车回去,咳……扯远了)。它之所以叫“大兴高校学生军训基地”,那是因为它是北京专门用来军训的地方。就在我们去那里军训之前,交大和北航都分别在那军训过。

我们此次军训全校的学生共分为十六个连,一至六连为女生连,其余为男生连,在下所在的连队为九连六班。

既然是专门军训的地方条件应该不错吧?

那是女生!!男生条件极极极差!!我们三十四个人一屋,平房,上下铺,屋里除了床什么都没有(哦对,还有仨家用电器呢!什么?是电扇吧?美得你!电灯泡啊!只不过有一个没有灯绳儿)!两床之间都错不开人,俨然一个纳粹集中营!我预料的事情也发生了,那就是没有电源,幸亏我有两块(手机)电池。而女生那边,却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倒不是真有电话,因为她们那有电源!!有电源自然就可以充电,男生手机没电了都得颠呗颠呗找女生充电去,人还得看轮得上轮不上你。

两排平房之间形成了一个“小院儿”,我们门口这还有个下雨积的“水塘”,长了厚厚的青苔,里面各种虫子种类繁多……院儿里上百人就用院西侧的一排水龙头。说是“一排”,其实也就十个左右,每天早中晚,每个水龙头后能排两三个人,你根本就洗不上!池子还动不动就堵。池子下面没有下水管,也就是说,上面池子里的水从口里直接流到地上,然后再顺着一个槽流到地上的下水口。为什么要提这个?因为人那边洗衣服的一倒水,水从口里哗哗地流到地上,然后溅你一鞋一裤子……

我们上厕所要去一百多米外的公共厕所去上,讽刺的是,厕所居然有电源!还真有人在那儿充电!那厕所倒是挺大,但极脏无比!刚走到门口,一股浓郁的、骚臭得发酸的味道便迎面扑来,那儿的空气——熏眼睛!大爽一样得排队!大家都非常自觉的排成两队,一队四五个人(我们学校人素质就是高)。当然,有情况就得有对策。面对诸多的排队问题,在前几天的观察后,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打时间差!为了早上能洗漱,得五点就起来(六点集合),那才勉强能洗上;晚上吃完饭就得把牙刷了。我们中午有个午休时间(就这点是唯一令我欣慰的了),下午三点集合,我一般都是趁两点左右,睡觉的睡得正酣、打牌的打得正欢时去大爽,嘿,果然人少……

说了半天住宿条件,那吃的怎么样呢?

我不说你可能也能猜出个八成,每次训练完歇不了十分钟就集合去吃饭。所有连先都到女生楼(人家住的可是楼房)前的空地上晒着,先到的要等后到的嘛!不能光站着啊!干吗?飙口号!冲前喊不过瘾,咱向右(左)转冲着他(她)们喊!你们冲着我们喊?我们向左(右)转跟你面对面地喊!可真是该吃饭了,一点劲儿也不能让你浪费了。最后副团长(教官的副连长)出来了,他肯定说“刚才大家的口号喊得不错,士气很高,希望继续发扬。两边儿进!”(可不是进女生楼,食堂在女生楼后边,所以才叫“两边儿进”)

军训我也没指望能吃什么好的,可你至少得让我坐着吃饭吧?累了半天站都站不稳了,还得站着吃饭。怪不得第一天有人冒充回民去清真食堂吃饭呢,人家能坐着(后来回民都发了就餐卡,也就不好冒充了)。算了,饭还是要吃的……原来,再难吃的饭也可以在五分钟之内吃完。早饭已成为了难忘的经典,那是因为它是永恒不变的。馒头、芥菜丝、酱豆腐,还有一个三天没吃饭的母鸡才能下出的小鸡蛋。

黄瓜、土豆、粉条、葱头、茄子、西红柿,从这六样东西中取三样是C63,一共有20种取法,这基本上就是我们每天的午饭和晚饭(外加一碗清澈见底的绿豆汤)。等等,不是应该两素一荤么?嗨,想要荤菜还不容易,不就给你往菜里放点肉么?我只要放了你就得叫“荤菜”吧?放多少你就甭管了。看得出,猪肉价格确实长得邪行,以至于经常让我分不出今天的仨菜那个是荤菜,最严重的一次三个菜中一共只有半片肥肉。(可喜的是,我们还吃过两次鸡腿、两次鱼排、一次丸子,没有一次不让我们大赞共产党的伟大!)

吃不饱怎么办?人家早就为你开好小卖部了,一个挺大的服务社每顿饭后都被塞得满满当当。你别说,人那服务社的东西还真是挺全的。从食品冷饮到日用品,常用的你都能买到,就连金嗓子和防晒霜都有卖。不过话虽这么说,但这个服务社里卖的东西给人感觉也是刚实现了建国初期从无到有的转变。这又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所卖的所有东西基本都不超过两种,冰棍只有绿色心情和火炬;饮料多点儿,有绿茶、鲜橙多和酸梅汤(都是燕京的)。在服务社买矿泉水和鞋垫的人很多,刚开始矿泉水是36一箱、等过两天就变成42一箱了,鞋垫也变成一次必须买两双,一双不买了。对了,服务社还能充电呢,1块钱15分钟,比上网吧还贵!

最主要的还是训练的情况了,又是如何呢?

8月10号上午十点多到的,全校先在训练场开了一个“开营典礼”,然后各连各班带回整理内务。我们内务极严,第一天到那儿教官让把屋子打扫成:窗户根没有一样,窗台地面没有一点灰尘,白纸在墙上抹完还是白皙如初……不过教官也是奉上面“口谕”,你弄个差不多也就行了,他还真拿白纸抹墙去啊!但关键是床铺得整理得完美无瑕,不能有一点褶子,就连毛巾被都得叠成豆腐块(我们有拉练,还真有人带被子了)。外面什么都不让搁,所有东西都得收到包里,小包得收到大包里。床底下只能有一个大包、一个脸盆、一双拖鞋。大包得贴着墙放,拖鞋得脚跟冲外,就连脸盆里的东西和位置都有规定:牙缸牙刷放左边,肥皂放右边,洗面奶放后边,毛巾叠好放盆边(这可不是教官编的顺口溜)。

蚊帐晚上才能挂,白天必须消失,可这床上也没勾啊!幸亏服务社有粘勾,吃完晚饭去买了四个粘勾回来才把这件大事给解决。之所以说这是大事,到了晚上就知道了。有的人带蚊帐了没挂,到了夜里开始找蚊帐;还有的人根本就没有蚊帐,第二天早上,最多的人一条胳膊上就被咬了13个包。这就是小瞧蚊子的后果啊!也不想想,蚊子们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这么一批军训的,岂能轻易放过?……10号下午整了一下午的内务(教官总是不满意啊),晚上各班到训练场上开了个“班务会”(其实纯粹是去喂蚊子了,但我幸免遇难)

11号到14号练的都是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什么军姿、稍息立正、蹲下起立、齐步正步之类的,跟高中军训无异。唯一不同的是11号到15号每天晚上在女生楼前边的空地上上军事理论课。大兴上空的飞机可真是不少,每次我们上军理课上空都是一架接一架的飞机(晚上天上的星星也很清楚)。慢慢地我发现,我们连基本上每次都是全团第一个到训练场、最后一个走的。12号(好像是)早上下雨了,要知道下雨对每一个军训的人来说都是最令人兴奋的一件事了。早上还真的没有训练,但到九点多雨停了,本以为能下午再练呢,没想到十点就开始训练了!训练场上有水啊?十连!所有人把自己的脸盆拿出来!负责清理训练场上的积水!

直到15号凌晨,才开始有了高中军训没有的东西——拉练。令人欣喜的是,这次拉练不用打背包了,号称“轻装上阵”。凌晨三点多就起来了,洗了一把,还打着晃就集合了,集合完毕后,副团长在上面说:“T岛在M国支持下悍然宣布独立,并将于近期对我大兴军事基地进行高空侦察…………现命令我大兴军事基地全体官兵于今日凌晨4时30分进行战略转移…………出发!”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历程15.3公里(从我们家到学校的距离)的长途跋涉。学校让统一穿发的胶鞋(我们那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大头鞋”了吧?鞋底薄得跟鞋垫似的,根本就没法穿!要想穿至少得垫两双鞋垫,最多的有垫四双的。服务社有另外一种胶鞋,比我们发的那个强多了,我11号就买了一双),但有人趁着“月黑风高”没穿胶鞋。行进的时候走我前边那人就穿的自己的鞋,身上左边兜是矿泉水,右边兜是包饼干。这一路他是步履轻盈、有吃有喝,就跟旅游去了似的(我买的那鞋虽然比发的那双强多了,但毕竟仍是双胶鞋啊!走到最后脚也是很疼的)。一路上,路边种的尽是老玉米,还有桃、茄子什么的……我们是7点半左右回来的,上午没有再安排训练(算他还有点儿人性)。

15号下午进行了卧式持枪的练习,16号上午就是实弹射击了。早上到训练场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打老远听见场子北边一堆人放炮似的声音,那声音就酷似二踢脚的第二响。训练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轮到我们了。一共是三十杆枪,五十米外有三十个靶子,每隔五个插一杆小旗。走到近处,“二踢脚”的声音更是震耳欲聋,我当时真后悔我为什么没有带包纸去训练,否则我肯定会用纸把耳朵塞上。每杆枪边上都坐着一个教官(怕你是马加爵),我趴在那儿,说开始射击之后,我右边的那个人先开了一枪,吓了我一跳不说,我的右耳立刻狂鸣不止。每人五发子弹,枪的后坐力没有我想象的大,但我还是不知道我有没有打中靶子(估计都打土堆上了)。刚打完的时候是严禁捡子弹壳的,射击一直持续到中午,下午才能去捡(我这儿还有两个呢)。

17号开始正式的方队训练了,组建方队还挺严格,身高都是一公分一公分地往下排的。另外,那些正步走得太好和太差的(为了保证大多数人的正步是一个水平),以及组成方队后多出来的人都被刷了下去,组成了一支教官称之为“飞虎队”的“后勤保障特别小分队”。名是这么叫,但实际上他们是干什么的呢?——他们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干。换句话说,就是不用训练,在阴凉地坐一天,还有个教官跟他们一块儿。刚开始他们觉得爽歪歪了!看着我们在大太阳下面训练,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但第二天就不那么爽了,因为坐在那儿一天没事情干,无聊至极(玩儿手机是肯定不行的,因为教官没见过稍微好点的手机。不明白?因为你一掏出来就变成他拿去玩了),只能玩儿沙子、玩儿蚂蚁,让人感觉心里年龄有了大幅的倒退。但到第三天又稍微爽点了,因为有人开始试探着带书去“训练”(我们那儿有个小书摊,卖一些盗版书),发现那教官不管(因为教官自己也找了本书看),于是我们再训练的时候就看“飞虎队”的一人捧一本书在那儿津津有味地品读,有人两天就看完了一本故事会合订本……下午,我们进行了拔河比赛的初赛,我们连有幸晋级。

18号,正值我们的方阵训练如火如荼的阶段。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上身穿着一件迷彩T恤、挽着袖子露出两条大囊胳膊、俨然一副民工打扮的人走上观礼台(观礼台正在施工),站在麦克风前面就开始说话:“所有连的教官,到观礼台集合!……快点儿!”过了一会,这哥们要看我们军体拳方阵的“表演”,军体拳方阵是我们这次军训所有表演科目里最大的一个方阵,有四百人——由四个方块组成——每个方块两个多连。我们给他打了一遍,他自然是不满意(他要满意就怪了),而且很不满意,又把所有军体拳方阵的教官都叫上去训话。他说他就要“效果”,不看过程(这个过程指的是我们的训练),说打好了一遍就休息,打不好就一直打。结果我们又给他打了N遍(自然是他每次都不满意),有人烦了,说:“大家不要以为他很牛B,其实他就是一个炊事班班长,他刚才把教官叫上去说你们要训不好学生今天中午就不让你们吃饭!”就连教官都不耐烦了,说:“这还差的远呢,还打个球啊!”可不咋地?鸭也不想想,四百人的方阵,头一次合练能一两次就打齐么!?最后,全团的人都带回了,就剩我们军体拳方阵的还没走呢……看来这个哥们可能是教官的连长。

19号下午进行了全团的头一次分列式彩排。而在分列式前,冒充领导检阅我们所有分列式方阵的正是前一天的那个SB,他还是腿儿着检阅的……这天我们让写一个500字的军训自我鉴定,还挺正式的,内容就相当于一个军训总结。不过哪有时间写啊,再说连个桌子都没有。最后我们都是用中午的休息时间趴床上写的。这天还进行了拔河比赛的决赛,我们连不幸在第一轮即被淘汰,最后由七连、一连分获男女组冠军。

20号上午进行了全团的第一次正式彩排,进行了包括分列式、演示科目在内的所有项目。检阅的人换了一个,而且坐上迷彩小吉普了。我也是头一次看到了全部的演示科目:先是一至六连六个队列班的女生进行的队列表演;接着是由240个女生组成的“伏虎刀”(好像是这么叫,那个报幕的说得不清楚)方阵表演的“匕首操”(军体拳打的时候喊的是“哈”,她们喊的是“杀”,但是特温柔);然后是由八连部分男生表演的“战争与救护”,这个最有看头,基本上就是一个简单的实战演习(还有匍匐、钻圈儿什么的),但他们训练的时候肯定是最惨的——他们得穿迷彩服,不能穿短袖,还老得练匍匐;最后是军体拳,军体拳方阵入场的时候那叫一个有气势,但我觉得不应该让四百人从一个方向入场,有点乱,应该四个方块分别从四个方向入场再会和会显得比较整齐,退场也一样。

下午训练的时候又来了一个比前天那哥们更SB的当官的,他把我们军体拳方阵散开后的口号给改了,让我们来一遍。我们散了一遍他说口号喊得不对,可我们明明是按照鸭说的喊得啊!他又给我们“纠正”了一遍,果然跟鸭刚才说的不一样,但鸭却对鸭刚才交代的口号是否说错了只字不提,还问我们明白了么,我们不知如何是好,就连教官都有点不知所云了。终于,众人喊了一句“不明白”并议论开来。这SB的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原本隐藏在官衣下的一副伪君子形象顷刻间变成了一头衣冠禽兽,并放出“你们怎那么多理由啊!就你们有理由!你们学校的学生素质就这么差吗!?我算看出你们的特点了——一个是话多,一个是理由多!在这儿就是服从!没有什么可议论的!”等贼喊捉贼的嘟噜屁。我们听着是敢怒不敢言啊!就欠给鸭阉了!看来最能胡搅蛮缠、最混不讲理的不是居委会的大爷大妈们,而是——鸭——一个披着狗皮的狗鞭!也是从这天开始,由于那个叫鸭的想玩儿点新鲜的,我们军体拳方阵便开始了“流水作业”,就是每个动作都跟人浪似的打法,但每个动作“浪”的方式都不一样。除了第一招和最后一招是四百人一起打,其他的你就记住你第几个喊“哈”就行了。我现在还记得我的是1323111、2323412。

……

第二天,也就是21号,全团又进行了第二次彩排。与昨天唯一不同的是,“战争与救护”的表演中,那个钻圈儿的一幕变成了钻火圈儿,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火圈啊!而且圈还是原来那必须低着头蜷着腿才能跳过去的圈,22号用的也是火圈。诶,有点儿意思!

22号,就是最激动人心的日子了。早上没有训练,但一只蛐蛐儿好像知道今天是个好日子似的,早上五点多蹦到我们屋里一个劲地叫唤,让大家都起来收拾东西。本来说上午九点汇报正式开始,但好像不迟到几分钟就不算大牌儿似的,学校的“领导”们非得九点五分才姗姗来迟。他看见的是我们都站在太阳地里站着等他,他没看见的是我们七点四十就到太阳地里了!那会儿估计他还没起呢。上午十一点左右汇报基本结束了,都在那听“领导”BB的时候,一辆接一辆的大巴开进了训练场,足足停满了半个场子。随着大巴的到来,一个接一个的帽子腾空而起。带回的时候,我心里有些东西瞬间倒地,天空泛着奇异的金色,照亮了迟来的激动。走到训练场门口,我回过头,倒数第二次看着这块我曾经挥汗如雨的场地,我发现,军训如飓风,不但凶险,还留下一地帽子……

军训还有什么好玩儿的事呢?

20号晚,全团在女生楼前面的空地上观看了文艺会演。实事求是地说,个人节目没什么意思,但其他节目确实非常不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教官跳的霹雳舞,他的太空步简直可以乱真。但是我看的可不容易,可以说比他跳的还累。由于没有正式的舞台,我们所谓的“舞台”就是女生楼门口几阶台阶上的一块小地儿,所以很低。除了前几排,他走太空步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脚,但是又不能站起来,要不后面的人就更看不见了。那我是怎么解决的呢?——马步!是的,这个节目从头至尾我都保持着最标准的、低得不能再低的马步,害得我大腿疼了两天。

趣事逸闻:

刚一到基地,有人听说拉练得背被子,赶紧趁教官不注意把被子铺到了床单下面。但鬼使神差,教官无意中按了一下他的床,说:

“你这铺的什么啊?怎么这么厚啊?”

对曰:“那个……我那个颈椎有毛病,不能睡太硬的”

教官:“哦……”

九连七班有一哥们,军训的“床上用品”就带了一张床单!既没有褥子也没有被子,就连枕头都没有,这个内务倒是好整呵。

二连的口号实在是太有个性了,我们现在都能背下来:倾国红颜,一马当先,铿锵玫瑰,唯我二连,二连,二连,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她的个性主要体现在这个“二连,二连”是分开喊的。军训的时候全团的男生都会喊二连的口号,拔河的时候更是有很多男生连喊二连口号,教官就跟着傻乐。有时在饭前飙口号时,十连教官甚至起头让自己的人喊二连口号,俨然一次成功的炒作。

基地那儿的医务室开假条非常严格,而且假条基本都是俩小时的,半天、全天的很少。医务室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多人,都是惦记开假条的。我们一同学从医务室回来说,他在医务室碰见一人跟老师说:“老师,我这儿烫了一下,您看能给开张假条么?”